心尖上的巍

左右逢源太累,我只想讨好你一人

【718傅红雪生贺24h·06:00·】【雪花】

落花人独立,微雪燕双飞

朱一龙水仙,守护全世界最好的腰细高冷雪

边城……

无名居里,一黑衣少年喝倒在桌子上,不省人事,由于趴着,看不清长相,只看到嘴角的笑容,或许做了一美梦吧。。。

叶开准确无误找到了傅红雪。

“又喝醉了”。

叶开只好认命的扛着傅红雪,回到魔教总坛。放到床上,回头看到傅红雪嘴角带着浅浅的笑。自言自语说“看来又梦到他了”!

梦中,傅红雪看到那个白衣少年,掀开帘子,微笑着缓缓向他走来。。

三年前……

傅红雪在得知自己最后一个仇人是马超群时,从边城骑马赶往万马堂。不料,半路被万马堂众人埋伏,重伤倒在河里。

那天,花府小少爷花无谢上山游玩,在河边休息。

这时,一个家丁匆匆来报说“少爷,少爷,在河里发现一个人,还有气,不知道是什么人,浑身是血,我们要救吗?”

花无谢听完,赶快站起来,走过去说“先不要管什么人了,我们先救人”。

一边说着,一边吩咐下人把人抬到马车上,也不休息了,急急忙忙的往花府赶去。

从小在候府长大的花无谢,有大哥和老祖宗捧在手心里疼着,天真,善良, 特别是爱笑,感觉他一笑,百花都盛开了。

花无谢,吩咐下人把傅红雪抬到床上,赶紧让人去请大夫。

不一会,大夫就过来。

大夫把过脉站起来,走到小少爷面前,开口说到“没有什么内伤,就是胸前这一刀太深,又失血太多,才会昏迷不醒,喝过药后就应该会醒了。由于伤口太深,需在床上调养几日,才可以下床。由于病人长期劳累,休息不好,又饮食不当,可能要多休养几个月,调理一下身体,在这期间不可再动武!”

花无谢听完,向大夫鞠个躬,就让下人跟着大夫去抓药了。

自己走到床前坐下,盯着床上的傅红雪,此人就算梦中也是紧锁眉头。

不过洗干净脸的傅红雪,还真是美啊!虽然面色略显苍白,但是这并不影响傅红雪的美貌,我们的花二少看着看着竟看痴了。

次日,傅红雪睁开眼,首先看到的是陌生的环境,赶紧起身找自己的刀。最后在床头找到自己刀,把刀抱到怀里,才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。。

正在这时,花无谢端着药推门进来。

“你醒了,感觉怎么样?伤口还疼吗?”

这时,傅红雪抬头看着来人。只见来人一身白衣,微微含笑,手里端着药,背后迎着阳光,向一个小太阳,温暖又不灼人,让人忍不住就去亲近。。

“是你救了我?谢谢?”

“不客气,快把药喝了,一会凉了会更苦,我给你准备了蜜饯。”

傅红雪接过药,一口喝完。把碗放到床边。

“谢谢!”

花无谢见此人,眉头都不皱的就喝完了,笑了起来。

“我叫花无谢,你可以叫我无谢,你呢”

“傅红雪,红色的红,大雪的雪!”

“那我就叫你红雪了。你由于失血过多,大夫说你要多休息,不能再动武了,你可以放心的住在这里,等伤好了,再做打算。”

“谢谢”

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,傅红雪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,许多感情也在不知不觉中萌芽。

这天,花无谢高兴的对傅红雪说“红雪,山上的桃花开了,听千寻说,很漂亮,我们去看看吧!”傅红雪笑着点点头。

两人骑马来到山上,一眼望去,满山都是桃花,空气中还带着淡淡的桃花香。

两人下马,往桃林走去。。

“无谢,你先休息,我去抓鱼,中午就在这吃!

花无谢笑着点点头。。

傅红雪,拿起鱼叉和鱼篓,就向河边走去。

走到河边,还没有下水,就看到一个带着斗篷的身穿黑衣的女人站在河边。

傅红雪脸色变了变,但还是走了过去,低声喊了一声“娘”

黑衣女人转过身来,气急败坏的大声训斥到“你还知道我是你娘啊,不陪你的小美人了,你是不是忘了你爹是怎么死的了!”

“我没忘”

“你没忘,那你现在在干什么?你是不是温柔乡过久了,忘了报仇了?不过,你小美人是挺美的,就是不知道命硬不硬?”

傅红雪脸色一变,“你别动他,他和这事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明天就走。”

“希望你说话算话”

傅红雪拿着鱼篓往回走,看到花无谢在摘一束桃花,站在桃花下的花无谢,那么美好,值得更好的人,不应该是他这个被复仇诅咒的人,配得上的。

花无谢看到傅红雪走过来,蹦跳着跑过去。“抓到鱼了吗?这支桃花送给你!”

傅红雪接过花,点点头。

两个人吃过饭后,边玩边往花府走去,一路上花无谢叽叽喳喳说着,傅红雪笑着静静的听着,深怕漏听一个字。不知不觉就到了花府,傅红雪觉得今天的这条路特别短,如果可以,他想和无谢就这样一直走下去,直到白头……

夜,已经三更天了……

傅红雪,静悄悄的起床,来到花无谢窗前,看着月光下熟睡的人儿,

低下头在花无谢额头印下一吻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花家。因为他怕多看一眼,就没有了离开的勇气。

第二天清晨,花无谢还没有起床。就听到下人跑过来拍门。“少爷,少爷,大事不好了,傅少爷走了。”

睡得迷迷糊糊的花无谢,一下子就醒了,顾不上穿鞋子,赶紧打开门,看到下人手里拿着一封信,赶紧接过来,打开:

“无谢,我走了,杀父之仇一天不报,我一天无法安宁,给我三年时间,我若不死,一定回来找你,三年后我若没来,你就忘了我,找个爱你的人成亲,好好生活”

“好,我等你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回归正常时间线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天,魔教总坛

在床上醒过来的傅红雪,回忆着梦里的情景,苦涩的摇摇头,一年前,他不告而别,如今还瘸了一张腿,他如何有脸去找那个像太阳一样的人儿啊。

花府……

花无谢站在花园里,盯着那些花。

“红雪,三年之期早就过了,可是你在哪里?”

金銮殿上……皇上赐婚……

“如今倾城公主已经到了适婚年龄,花府花无谢,少年英雄,赐婚公主,择日成亲”

当候府侯爷带着圣旨回到花府后,对花无谢说完这件事。花二少不乐意了。“我不成亲”

“你这是抗旨”

“大哥不是喜欢公主,他可以替我”

花家老祖宗走过来,摸着花无谢的头,轻声说“我知道你心里有人,可是这三年过去了,此人杳无音讯,人是死是活,都不知道,你何必为了他抗旨不尊呢”

“他没死,他只是有事耽搁了,有事耽搁了而已”

说到最后,花无谢连自己都没有了底气,只能哭着跑了出去。

边城……

坐下吃饭的傅红雪“一碗阳春面”

隔壁三个人在低声讨论“听说了吗?花府二少爷要和倾城公主成亲了”

“知道,怎么不知道”

“听说倾城公主花容月貌,而花府二少爷,也是少年英雄,翩翩公子,真是郎才女貌 天作之合啊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这边傅红雪,听完,慌张的站起来,碰倒了椅子,都没有顾上,赶紧往外走去。

他这次回来,只是想偷偷看一眼他,看他过得好不好,就离开的。

原来自己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大方,他还是舍不得他,放不下啊……

傅红雪,翻墙跳进花府,凭着记忆找到花无谢的院子。这时他看到一个白衣少年在亭子下吹着萧,箫声婉转,如泣如诉。

傅红雪慢慢的走过去。

花无谢,听到背后有声音,转过身来,看到傅红雪站在那,说不出的歉意,欲言又止。

“好久不见”

“你要和公主成亲了?”

两个人几乎同时出声。

说完又同时沉默了下来。

花无谢生气的回“是啊”

傅红雪愣了一下,含泪笑着说“祝你幸福”

这不正是自己期望的那样吗?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来问呢?

说完,转身就要走。

花无谢看着他要走,赶紧开口问“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?”

傅红雪没有回头,开口说“对不起,我迟到了,公主很好,你会幸福的”

说着就抬脚就往外走。这时花无谢才发现傅红雪瘸了一条腿。

“你腿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三年前杀马空群时,不小心断了”

“你就是因为这个不来见我的吗?”

傅红雪,绷着嘴站到哪,一言不发。。

这时花无谢却哭了,

“我是那种在乎容貌的人吗?公主再好,可他终究不是你啊?”

说完,花无谢就哭着跑过来,从背后抱着傅红雪。抱得的很紧很紧,好像害怕这是一场梦一样,梦醒了,他还是一个人。

傅红雪转过身抱着花无谢,只有这时抱着无谢,傅红雪才真正的知道自己有多想他,

傅红雪一支手抱着花无谢,一只手温柔的摸着花无谢的头,轻声的安慰,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无谢,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。”

两个人就这样抱着彼此,一直等到花无谢停住了哭泣,两个人才不舍的分开。

花无谢拉着傅红雪的手,走到亭子里,坐下来。一直盯着傅红雪,好像害怕一眨眼,眼前的人就像梦里一样,消失了。

这时傅红雪开口说“那公主怎么办?”

“公主在府上住了一段时间,说喜欢上了大哥,大哥本来也就喜欢公主,最后皇上就赐婚给了大哥,这个月16成亲。”

“那无谢呢,想成亲吗?”

花无谢脸都红了。忽然站起来说“我这就找爹和老祖宗商量,和大哥一天成亲,娶你过门”

傅红雪却开口说“为什么是娶,不是嫁呢。”

花无谢嘟着嘴说“我才是相公”

“好!好!好!是相公”

花无谢听完,这才笑了起来,风风火火的就跑远了。

其实呢,不管是嫁是娶,只要两个人在一起,无所谓了啦。

花府……

今天是花府双喜临门的日子,花家大少爷和二少爷一起成亲,从早上忙到晚上,到处喜气洋洋的……

夜……洞房里……

花无谢,送走了宾客,推开门就看到了,坐在床上的傅红雪,由于都是男子,就没有盖盖头。

花无谢笑着走到床前,坐下来,拉着傅红雪的手,感叹的说“终于娶到你了,好像做梦一样。”

傅红雪却站起来,拿着桌上的合卺酒,递给花无谢说“喝完合卺酒,我们就是夫夫了,相公,余生请多指教。”

花无谢接过酒杯,举起来“娘子,余生请多指教”

喝完酒,傅红雪拉着花无谢的手说“相公,天色不早了,我们是不是该休息了”

说着就抱起花无谢往床上走去,傅红雪把人放到床上, 低下头就吻上了自己期盼已久的唇。

此处拉灯,自行脑补……

直到后来,花无谢总感觉位子不对,又说不上哪不对……

红罗帐内,春色一片……

@冥冥咩